搜索

页面版权所有 © 江门市品家家具有限公司      粤ICP备11057418-1号      

点击选择分类

公司新闻
行业动态
红木知识

预见2019红木产业新变革:木种之变下材质不是唯一竞争力

浏览量

因为是资源型产业,所以木材也是红木家具产业之根。木种之变背后是一种意识的觉醒,它正与过去的发展观发生碰撞。  

回首2018  

国标树种缩减红木获取难度加大  

2018年7月1日,新修订的GB/T18107-2017《红木》和GB/T35475-2017《红木制品用材规范》正式实施。其中《红木》规定了红木的定义、分类、要求、试验方法、判定等,同时新增了资料性附录“红木类别一览表”和各类木材特征。  

其中,最引人关注的是红木树种由原本的33个变为29个,这个消息让不少从业者感到失望。虽然此次树种减少主要因为树种合并,实际上并不是大幅削减了红木的总量,但真正让人在意的是:红木树种整体总量已处于濒危边缘。从“一览表”的管制或保护信息可以看到,29个树种中有17个树种被列入了CITES公约附录Ⅱ管制,3个树种被列入国家植物名录二级保护,其中降香黄檀、刀状黑黄檀更是被“双重保护”。

  

新修订的国家标准《红木》中,花梨木类的越柬紫檀和鸟足紫檀认定为大果紫檀的异名被删除;黑酸枝木类的黑黄檀认定为刀状黑黄檀的异名被删除;乌木类的蓬塞乌木被删除;此外将乌木类的毛药乌木调至条纹乌木类,将鸡翅木类中铁刀木属改为决明属  

2018年11月1日,CITES就日前常务委员会第70届会议后的建议作出正式缔约方通知,其结果是老挝的黄檀属植物标本及制成品、尼日利亚的刺猬紫檀物种样本的国际商业性贸易暂停,同月20日中国濒危物种进出口管理办公室对此事进行了公告。另一方面,2018年缅甸已不再向任何武装组织发放木材砍伐牌照,此前缅甸已多次出台政策减少木材砍伐量并全面停止木材和木制品出口。尼日利亚也发禁令阻止加工、半加工木材出口。  

随着红木原产国对木材的管控发生变化,红木原材料的获取成本越来越高,持续获得优质红木越来越难,木材价格因此也成为敏感话题。去年土豪们在9月以6亿买下黄花梨、小叶紫檀、大红酸枝木及家具,11月以3亿狂扫缅甸花梨木,另外还有海口拍出1428.2万元的两棵黄花梨枯木,这些“天价”都反映出可用资源愈发减少而需求不断增长的供求矛盾。  

预见2019  

健康生态与木材原产国发展不可忽视  

与红木资源锐减对应的是各木材原产国CITES履约工作推进,以及对环境、市场保护和国家政策稳定发展的意识觉醒。正如尼日利亚相关木材协会人员认为,木材出口禁令将为木材工业创造更多就业机会。  

作为全球第二大木材消耗国,作为红木进口需求最高的国家,木材之变对中国木材商和红木家具产业的影响不可忽略。但这种围困恰恰给了我们重新思考产业传承发展意义的机会:产业发展与自然以及其他国家的发展怎样平衡?用濒危树种制作出更多红木家具艺术品,是否会给人们一个更美好的世界?或许行业对此还未有共识,但在时代发展下,这些问题变得不可回避。  

非洲红木成进口主力运输环节加快布局  

北京林业大学教授、亚洲家具联合会原会长林作新在关于中国木材供应的主题分享中指出,以前红木进口以东南亚为主,现在非洲红木占总进口量的80%以上。东南亚出口下降较多的国家是缅甸和老挝,主要原因是他们的国家政策以及CITES的国际禁令。  

对此,目前国内如新会的一些产区,已开始加强升级非洲进口木材的物流环节以降低运输成本。据报道,与新会新港码头持续合作实现木材高效中转的南沙港,其航线已实现非洲港口的全覆盖,可以预测,南沙港在中国非洲木材进口贸易的地位将愈发凸显。加强木材运输渠道的建设、升级、管理,才能保证产业正常运作,这也需要各个产区和企业加深沟通合作。

开发非国标木种势在必行消费关注点转向工艺内涵

2018年,非国标木材柬埔寨黑酸枝、毛榄仁木等就受到关注。过去,从黄花梨、小叶紫檀、大红酸枝到替代它们的白酸枝、黑酸枝、刺猬紫檀、缅甸花梨等,几乎所有国标的红木树种都被大量开发,国标红木树种的一轮轮替代正在走向尾声,因此开发非国标的新木种势在必行。

木材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很多优质硬木虽不在国标之列,却也能做出实用精美的家具。换言之,传统家具的价值更多在后期“雕琢”中产生。不以木材为唯一的竞争力,让新木种进入市场,同时摒弃“替代材”这个包含对木材的“不自信”的说法,这种趋势将进一步发展。更重要的是,现代消费者最注重的可能已经不是材质,家具的工艺和功能、使用体验和文化内涵,才是竞争力所在。

小结

珍视红木家具和这个产业的人,会忍不住思考其传承发展与木种变化的关系。未来,我们对木材以及其衍生的话题,也应该有更多思考。